1全球大进化

  “今日下午青海格尔木地区发生8.3级地震,目前地震影响尚不可估量,但震中地带海拔超过4000米,方圆一百里无人居住……”

  丛夏快速浏览了一遍不断冒出来的地震信息,他加的那个游戏群也正在刷屏讨论地震,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动:“果然是地震,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到,都把我震醒了!”

  “还好是在格尔木无人区,8.3级地震啊,随便在哪个城市都得死一片一片的,真吓人。”

  见群里讨论的热火朝天,丛夏有些插不上话,他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昨天放假,他熬夜dota,早上四点多才睡,一觉睡到刚才被地震给震醒了,因为震幅小,他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起床上网一看,原来真的地震了。

  丛夏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利落地给自己做了两菜一汤,一边追新番一边吃了起来。

  刚吃到一半,他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他顿时食欲全无,打电话来的是他的女老板,一般这时候打电话,准没好事儿,他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喂,蒋总。”

  “别骗人了,我这耳朵好使着呢,一听你的背景声音就知道你在家,你又没女朋友,跟一群朋友会去这么安静的地方?”

  “不好意思啊,还占用你星期天的时间,你赶紧来吧,客户刚才跟我反应网站出了个漏洞,你来解决一下。”

  临走前想到去加班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人,又从冰箱里拿出昨晚上蒸的包子,热了几个带上。

  他一边听着歌一边上了楼,他们办公室的灯果然亮着,不过只有办公区域亮灯,公司大门前台处还有些暗,但并不影响他走路,这条路他闭着眼睛走都不会撞墙。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他经过一处盆栽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扑去,人跌了个狗□不说,手里的保温盒和口袋里的手机都摔了出去。

  公司的两个同事大哥出来一看,哈哈大笑,“小丛你搞什么呀,这么平的瓷砖你都能摔跟头。”

  公司那棵放在前台附近的盆景松,粗壮的枝桠已经伸出了花盆之外,有一段枝桠甚至垂到了地上,丛夏就是被那段枝桠绊倒了。

  公司的盆栽都有人定期护理,不可能长得这么肆无忌惮了,还没有人收拾,关键是,丛夏记得前天下班的时候这颗盆景松还没有任何异常,如果一下子长大了一圈,公司不可能没人发现,难道大家都看漏了?

  那个开灯的大哥也喃喃道:“是啊,长得这么大了?我怎么没印象?我刚才经过的时候都没发现。”

  “我也没注意看,可能就是因为它常年在这儿,所以大家都没留心看吧。星期一让人来修剪一下,小丛,你没事儿吧?给,你的手机。”

  “没事没事。”丛夏接过手机,整了整衣服,他又看了那棵盆景松两眼,心里总有些奇怪的感觉。

  “哈哈,咱们小丛是全公司最贤惠的,连女孩子都比不上。”大哥拍了拍他的肩膀。

  另一个也道:“可不是,我上次去小丛家,那房间干净的,你都不好意思下脚踩。”

  丛夏是一个网络工程师,毕业之后在这家公司工作已经快三年了,虽然薪水不高,还经常加班,但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有吃有住有平静的生活,就懒得去改变什么。

  三人一气儿忙活到晚上十一点多,终于把漏洞修好了,跟客户沟通完毕后,他们就准备回家了。

  一个大哥想起来丛夏带来的包子,“哎,咱们把小丛的包子吃了吧,我还真饿了。”

  打开保温盒,包子还是温的,一个大哥抓过来咬了一口,刚嚼了两下,就微微皱起了眉头,“小丛,你这包子是什么时候包的啊。”

  “放了啊,这么热的天怎么能不放冰箱呢,出来的时候,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的,怎么了?”

  “不会吧……”丛夏拿过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那包子真的味道有点不对,虽然还没坏,但是吃着就像放了三天的,不怎么新鲜,丛夏奇道:“怎么会这样,我昨晚刚包的,马上就放冰箱了呀……”

  那大哥忙道:“可能是天气太热了,没事儿,其实没坏,我把这个吃了,别浪费。”

  丛夏忙道,“刘哥,别吃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可能就这几个小时就捂坏了,别吃了,免得拉肚子。”丛夏看着剩下的那几个包子,颇为可惜。澳门手机开奖网站

  他从冰箱里拿出包子,直接放进微波炉里热,然后就放进了保温盒里,保温盒是起恒温作用的,这才三四个小时,怎么都不应该坏,真是邪了门儿了。

  丛夏把包子扔进了垃圾桶,三人一起聊着天下了楼,他们肚子还是饿,于是决定去附近的大排档一条街吃点儿夜宵。

  人都有爱看热闹的心里,他们就往那一片走去,路过那个大排档,才听出一桌客人和大排档的老板吵了起来。

  客人说大排档的海鲜不新鲜,老板坚称是早上刚到的,一直打着冰,不可能不新鲜,于是越吵越烈,突然,其中一个脾气火爆的女性乘客,上去就推了老板一把,那个老板就在众目睽睽下,猛地被推出去两三米远,直接摔到了马路上,差点儿就砸到丛夏。

  那个老板是个身高一米八几,膀大腰圆的大胖子,而推他的女客人,身高不足一米六,看上去非常瘦弱,根本不该推得动这个老板,而她不但推动了,还推出去那么远,就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也不太可能把一个一百六七十斤,潜意识会稳定自己身形,对推力制造阻力的人推出去那么远!

  “我靠,大力士啊。”人群中有人惊呼了一声,周围人一下子炸开了锅,纷纷问那个女客人是不是练过。

  这个小插曲过去后,三人挑了一家大排档,吃了顿夜宵,吃东西的时候不免谈到了青海的大地震。向来爱说话的丛夏,却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他总觉得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很不一样,很多细节都让他感到疑惑,却又没有可以思考的方向。

  他从小就好奇心强,非常热爱钻研。他兴趣极其广泛,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就会花心思研究透,他曾经因为陪朋友挑选花梨木家具,就花了两个月把花梨木研究了个遍,也曾因为无意间参观了一个机械加工厂,对流水线机器产生了兴趣,花了半年时间试图设计一个更高效节能的机器,半成品的图纸现在还在他的抽屉里。总之,他是个细心敏感的人,喜欢对周围的事物做细致的观察,香港六盒开马资料准。从他下午醒来到现在,发生了很多他解释不通的事,这些事在旁人眼里肯定会被忽略,可他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那种预感非常强烈,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忧心忡忡地回到家,丛夏打开电脑,又看了会儿电影,心情才平静了下来。他想肯定是自己昨天昼夜颠倒,太累了,没休息够又被拉去加班,才产生了一些负面情绪,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丛夏租的这个房子临街,在三楼,房租比较便宜,还好他睡眠比较好,车来车往的并不影响他休息,但是这声尖叫近的就跟在他耳边似的,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开窗帘往楼下看去。

  昏黄的路灯下,只见一个女人趴倒在地上,一只大小像猫一样的东西跟她对峙着,丛夏近视眼,只能勉强看到这些,他赶紧戴上眼镜仔细一看,那果然是一只猫,而且全身毛都炸了起来,而那个女人惊恐地直往后退,地上拖出一条血痕。

  丛夏很是惊讶,再怎么样,一个成年人也不可能打不过一只猫吧。而且看上去那女人流了好多血。

  那只灰黑色的野猫扑在了那女人脸上,疯狂地撕咬着她的头脸和脖子,而那女人拼命挣扎,却无法甩开它,只能在地上打滚惨叫。

  丛夏也没多想,上去一脚踢在那野猫身上,那野猫嚎叫一声,被踢到了一边,但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凶狠地瞪着丛夏,眼睛泛着不正常地绿光。

  丛夏其实并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但从常识出发,他实在不认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怕一只猫。以他的判断,这个女人是喝多了所以四肢无力,而这猫显然是疯了。

  那野猫整个背部都弓了起来,张着嘴朝丛夏发出了难听的嘶吼,但吼了好几声,都不敢靠近,丛夏猛地一跺脚,那野猫转身就跑了。

  丛夏松了口气,虽然他不怕这只猫,但背着猫咬一口,肯定也不好受,何况这猫还有病。

  他赶紧蹲下身去检查那女人的伤,女人的脸上被连皮带肉的咬了好几口,伤口虽然不深,但肯定破相了,比较重的伤来自她脖子上,那猫在她脖子上抓咬出一条很长很深的伤口,流血不止,丛夏对医学也有些研究,这伤没伤到动脉,以猫的抓咬力,也不太可能抓破人的大动脉,不过那血流的足够触目惊心。

  丛夏赶紧冲回楼上,拿电线,然后带着钱下了楼,等救护车来了,把那女人送去了医院。

  他用那女人的手机给她家人打了电话,然后垫了两百多的医药费就走了,他实在困得不行,只想回去睡觉,他觉得自己今天真够倒霉的,碰上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

  回去之后他也睡不着了,离天明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在床上反复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是他太敏感,还是周围真的发生了某种变化?

  他翻了个身,突然想起来,今天去公司走得急,晚饭的碗筷还在厨房忘了刷,他索性睡不着,就起来收拾厨房。

  当他看到厨房里他今天吃剩下的饭菜时,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头顶一直钻到了脚底。

  他大约晚上七点离开家,现在是第二天凌晨四点,短短九个小时,他晚饭的食物居然开始长毛了!

  天气炎热,食物放在室外开始**,这可以理解,可正常的现象应该是发酸,细菌的异变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不符合科学规律。

  他冲到橱柜里,把自己昨天买的酸奶打开了一罐,一股不正常的酸腐味扑鼻而来,他发疯一样把家里囤积的所有干货和在常温下也能保存很久的食物都拿了出来,发现它们无一例外,全都坏了。

  他冲回卧室,打开电脑,飞快地在搜索引擎里键入食物**很快等关键字,结果出现了很多新的信息,全都是全国各地网友声称自己家的东西以不正常的速度腐坏了。丛夏提取了这些信息的ip地址,输入统计软件,发现这些信息大部分是中西部地区发出的,而那些持反对意见的,说食物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全都是东南部地区的。

  他进一步分析结果,根据那些信息的ip地址,他总结出离青海格尔木地区越近的地方,食物加速**的情况就越严重,而离格尔木越远的地方,这种现象就越轻,甚至到了东三省和东南沿海一带,完全没有异常。

  食物加速**的现象,就好像地震的余震一般,以格尔木为中心,不断地往全国扩散开来。

  《寒武再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